关闭
本地动态
当前位置:首页->邯郸信息->本地动态

昔日盐碱滩今变米粮川 ——中国农大扎根曲周助力乡村振兴纪实之一

发布时间:2019-07-10

 

□邯郸日报记者 崔桂敏 孙建东

  编者按:中国农业大学,一所全国知名的高等学府;曲周县,一个河北南部的平原小县。彼此毫不相干的两个地方,因为上世纪70年代一场改土治碱运动而结缘,这一结就是46年。
  从改土治碱到农业综合开发;从实施高产高效再到启动绿色农业示范区建设,中国农业大学的一批批老师和学生带着“解民生之多艰”的初心,扎根曲周,和当地干部群众一起奋战。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,把寸草不生的盐碱滩,改造成了盛产粮食的聚宝盆。
  本报从今日起,特推出中国农大与曲周“牵手”四十六载,谱写爱农情怀的系列报道,敬请关注。
  出曲周县城,驱车20分钟就到了河南疃镇张庄村。
  谁能想到,46年前,这里曾是咸碱浮卤,几成废壤的地方——“春天白茫茫、夏季水汪汪、只听耙耧响,不见粮归仓”是当时张庄村的真实写照。
  而今,这里土地肥沃,村民们生活惬意。村里正在谋划着从传统农业向绿色农业转型发展的项目,好让村民们的生活更加富足美好。
  战斗在最难的地方打响
  上世纪70年代,在整个黄淮海平
  原2.8亿亩耕地中,盐碱地占了近五分之一。邯郸地区曲周县28万亩土地就是盐渍危害最严重的地方之一。
  为解决百姓温饱,1973年,周恩来总理作出指示:一定要治理好北方盐碱地!
  在随后召开的全国种棉动员大会上,北京农业大学(现更名为中国农业大学)校长王观澜提出,在邯郸盐碱地区搞一个改良点。随后,任务交到了该校讲师石元春手里。
  石元春接到任务,立即赶赴曲周考察。6月,映入石元春眼里的麦田,麦秆不齐、结穗很小;大片荒凉的土地
  上是白花花的盐粒,人为挖出的土丘、沟壑纵横交错。
  当时张庄村的小麦亩产仅有50多公斤,村民多靠卤盐为生。
  回到学校,石元春向校领导反映情况。9月初,一支7人组成的“高级人才”队伍从北京开拔进驻曲周:林培、陶益寿为土化系研究生、毛达如师从苏联植物营养专家、辛德惠是留学苏联的博士……
  面对几十万亩的盐碱地,是从离县城近、碱轻的白寨下手?还是从“盐碱窝子”的张庄村开始?
  “要说盐碱灾情最重、群众生活最苦的地方,是张庄村。”听了县领导的介绍,老师们拿定了主意:“就去盐碱最重的村子。”
  65岁的张庄村村民李学亮清楚记得1973年9月3日那天的情景:“老师们卷着裤腿,扛着铺盖,蹚着齐膝的涝水,直接把行李搁在了村民家炕上。”
  曲周治碱的序幕,由此拉开。
  盐碱滩上的“产粮实验”
  经过大量调查研究,石元春和同伴们终于摸清了曲周县地下水盐运动规律,并很快开出了“药方”,提出“井沟结合,农林水并举”综合治理方案。
  张庄村南400亩耕地成了老师们的“样板地”。
  88岁的张庄村原支书赵文回忆,当时进地施工时,他和很多村民一样心里疑虑重重。数不清有多少拨工作组来治碱,人来了又走了,可盐碱还在。
  面对大家的质疑,石元春和同伴们表态:“治不好碱,我们就不走了。”
  压盐、平整土地、开沟挖渠、淡水深机井、咸水浅机井……村民们平整出24块条田,播上了春麦。
  1974年春天,老师们精心侍弄的小麦长势旺盛。73岁的张庄村民李彬记得,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地里长出的麦子那么齐整穗大。
  盘点战果,张庄村民们首次打了个“翻身仗”:粮食总产量创造了历史奇迹,总产55.9万斤,亩产463斤。张庄村民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了11万斤商品粮。
  村委会议室里,留存着当年的丰收照。照片上,老师和村民们手里捧着麦子,脸上都是满满的喜悦。
  今年79岁的袁海峰,时任曲周县水利局副局长。回忆当年情形,他记忆犹新:“县里把农业、水利、农机、林业等部门的得力干将都抽调到张庄,共同完成了一套盐碱地治理工程体系。”
  资料显示,从1974年至1979年,张庄村共向国家交售粮食160万斤,平均每年26.6万斤。
  打响了第一仗,张庄村一夜成名。王庄村是全县第二批改土治碱试点村。如今,村南还留有当年治碱开挖的沟渠,里面依然清水潺潺流动。
  当年王庄“干、支、斗、农、沟”五渠并挖,打井配套,增加地力。第二年收成有变化。第三年就有了很大改观。
  在农大老师们的帮助下,试验区不断扩大。
  曲周县原县委书记杨仲信说,400亩“样板地”打开局面后,紧接着全县28万亩“拉腿田”全部参与实验。1976年以后,全县盐碱地上8万人铺开了战场:车轮滚滚、红旗招展,一片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。
  这一场大仗,让曲周县的盐碱地,彻底告别了荒芜低产的历史,成为丰收高产的良田。
  据《曲周县志》记载,1987年,粮食总产达到6.765万吨、单产732斤。
  县校合作结深情
  1979年,国家黄淮海平原旱涝盐碱综合治理工作启动。其中,北京农大是黄淮海平原中低产地区综合治理课题主持单位,石元春则是“黄淮海平原旱涝盐碱综合治理区划”负责人之一。
  由此,石元春和同伴们才明白,他们在曲周的实验背后有着怎样重大的意义。
  赵文曾与农大老师们并肩战斗在治碱一线,在他眼里,老师们为曲周付出很大代价。
  赵文说,老师们每个人都是肩上晒出泡、手上磨出泡、嘴上长出泡、脚上走出泡,村民都喊他们为“四泡老师”。“老师与群众同吃糙面、树叶、棉花壳磨成的‘三合面’,同住漏风、漏雨、漏土的‘三漏房’,和老百姓一个锅里吃饭,一个土炕睡觉……”
  中国农大老师把自己所做的一切,归纳为了“责任、奉献、科学、为民的‘曲周精神’”。在老百姓眼里,这八个字却是“农大精神”。
  曲周县原政协主席胡耀东与中国农大人并肩奋战了25年。他评价说,“农大老师是曲周人民的功臣、恩人。是他们让曲周人民吃饱了饭,并让曲周大地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。”
  1981年,曲周县无偿供地建设的中国农大曲周实验站建成,石元春成为首任站长——他们在曲周扎下了根。
    1988年,曲周县农民自行集资建造了一块写有“改土治碱,造福曲周”的汉白玉石碑,于9月10日教师节当天,专程送到了北京农业大学。
  1993年,喜讯传来,“黄淮海平原中低产地区综合治理的研究与开发”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,被誉为农业领域的“两弹一星”。
  就在同年,曲周县委、县政府将一块同样刻有“改土治碱,造福曲周”的石碑,立在了曲周实验站。
  1999年,当年参与改土治碱的农大老师辛德惠去世后,他的部分骨灰葬在了魂牵梦绕的“家”——曲周实验站内。辛德惠把一生中最宝贵的时光奉献给了曲周,每年清明,他墓前都会摆满鲜花,许多当地百姓专程前来驻足悼念。
  中国农大老师们的第一次“赶考”,以辉煌的奖杯、群众的口碑划上圆满的句号。但是,以科学技术服务农民的接力棒并没有停下来,传递才刚刚开始。
  采访手记:
  第一次去曲周采访还是春节刚过,由于对整个过程了解不细,听和记是最多的工作。
  随后三个月时间,数次去到曲周,采访了与石元春等几位老师并肩奋战的村干部和普通村民,采访了实验站的老师和住在村里的研究生,采访了曲周县老领导、现任领导……
  看到了72万亩曲周土地上,小麦穗饱摇曳、葡萄碧云层叠、蔬菜水灵鲜嫩的丰收场景。
  46年,农大人为什么初心不改?46年,曲周又收获了什么?
  一个个问题跃入脑海。在深入采访、亲眼目睹中也渐渐找到答案。
  老一辈农大人在曲周沐风栉雨、艰苦创业,用行动诠释了“责任、奉献、科学、为民”的精神,用真情赢得百姓厚意。
  一代又一代农大人,接力前行,初心不改,绘就一幅与曲周百姓共同奋斗的美丽画卷。
  “无私无畏,忘我无我,利他利国,才能真正为人民服务,为党的事业奋斗到底”是辛德惠日记本里的一句话,也是农大人坚守曲周、无私奉献的大爱情怀的最佳注解。